推荐资讯

心中不免生出悠然敬佩之情如果不是站在敌对的立场

发布时间:2018-07-29 10:22 浏览:
 那追逐而来的大能,来不及运转妖力,直接被神魔之形轰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原本他也不至于如此不堪,一来眼见王上由于自己的失误又陷入困境之中,心中顿时慌乱起来,二来这神魔之形,却是无比强悍的超阶神术,而他惊慌之时又来不及运转妖力。
 
    不过这雷神现身,毕竟是超阶之术,以木流云现在的力量根本支撑不了多久,瞬间便消散在虚空之中,自身也被震的内伤发作。
 
    眼见大能再次冲来,只得闪避而去,那大能自是不敢再追寻过来,而是将王上严密的守护在身间。
 
    喷吐出的黑色硝烟之中夹杂着几丝电芒,妖族望着片刻之间已将体内雷电震散,汹涌的妖元之气激荡而起,冷幽幽的望着几人道,“我彻底的怒了,你们都的死!”
 
    而在这时,天空之中霎时暗了起来,无尽的水流在天空之上涌动,似风暴之眼一般。
 
    一道巨大的漩涡,化作漏斗之状,携带无上威势直刺而下。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一百六十三章 磨人的小妖精
 
    天空之中一条大河奔腾其上,疯狂涌动之间,凝聚成一方风暴漩涡。
 
    无数恶蛟水怪显化其中,一时间阴风怒嚎百鬼夜行,化作一柄水漩之刺朝着祭坛直冲而来。
 
    “不好~!”
 
    妖族王者暗道一声不好,已然明白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际,可是此刻想要阻止却已是不能。
 
   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巨大的水刺破入祭坛之中,将其撕的四分五裂,一道粗大光柱黯然崩碎。
 
    想不到自己堂堂的大成王者,居然会被几个神甲学院的学生如此戏弄,这要传出去自己岂不是要沦为笑柄。
 
    心神气愤之间阵阵妖风涌起,化作一股无形风暴席卷四野。
 
    风暴中心,妖族王者缓缓升起,冷幽幽的望向众人,“这次你们谁也跑不掉~!”
 
    六人此刻已经聚在一起,脸上都露出惨然之笑,厉声喝道,”既然来到这里,就没打算活着出去。“
 
    他们说的并不是谎话,这计划一开始指定之时,就没有考虑祭坛毁坏之中,他们逃跑的退路。
 
    不是他们没有提前考虑,而是他们心中早已明白,祭坛毁坏之中,在大成王者之前,他们没有丝毫逃跑的机会。
 
    反正都是一死,又何必被人追杀着逃窜呢!还不如堂堂正正的大战一场,死也死的轰轰烈烈。
 
    妖族望着他们坚毅的目光,心中不免生出悠然敬佩之情,”如果不是站在敌对的立场,或许我们能成为朋友。“
 
    “可是,今天等待你们的终究是死亡!”
 
    “妖元之玉”
 
    单掌成托天之状,在其上方一道道妖气凝聚其中,化作一团墨绿的妖玉之球。妖玉之球越聚越大犹如一座小山一般,其内散发出无尽的恐怖威能。
 
    “去”
 
    随着他单手挥动,小山一般的妖玉之球向着六人袭压而来。
 
    “业火金莲”“蛟龙闹海”“极限雷暴”“疯魔战斧”“青藤之刺”“大地之手”
 
    六人同时运起最强之击,迎着那妖元之球攻了上去。
 
    挡在之前的业火金莲开了又败,败了再开;雷暴之球腾起道道雷电之芒,疯魔战斧荡起条条黑风之影双双顶在妖元之球上。
 
    九条水蛟怒嚎,万千藤蔓破空,一双石质大手更是破土而出,全都击在一起。
 
    妖元之玉炸碎,无处宣泄的力量肆虐大地,六道身影跌落空中深坑。
 
    终究还是太弱,即便挡住一击又能如何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一切都无法阻挡。一击未息一击又起,又一妖元之玉在手间凝聚而起,狂暴的妖气比起上次更加恐怖。
 
    颤巍巍一,强行给众人打通一条生路。那道惨然而笑的身影,化作世间最绚丽的光华,照亮了他们的人生。
 
    仍记得他最后一句诀别的话语,“兄弟们都不在,我活着还有什么用!”
 
    “走!”
 
    强忍着心中的悲痛,五人砥砺前行。
 
    地坑之中五人已不见踪影,四位妖族大能问道,“王上,要追么?”
 
    妖族的王者如释重负,又恢复了云淡风轻之色,“算了,祭坛已毁,在追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。也算是,给这自爆之人的一点敬意吧。”
 
    而在地下的妖族地宫之中,剧烈的冲击令其一阵的摇动,一块屏幕瞬间黑了,中间正在打盹的妖族统帅瞬间惊醒。
 
    “什么情况~!”
 
    十二天柱之一的祭台居然被毁了,这可是有大成王者镇守的祭坛,那些神甲学院的学生,是如何办到的?
 
    愤怒的大声问道,“那个祭坛是谁负责的,怎么没有关于这个祭坛被攻击的报告!”
 
    下面顿时一阵鸦雀无声,盛怒下的统帅是没人敢放肆的。
 
    眼见没人回应再次大吼的说道,“聋了么,没有听到我的问话~!”
 
    一旁的护卫立刻跑了上来伏在他的耳朵上,小声的说道,“回报统帅大人,是大小姐负责的。”
 
    心中顿时一阵神兽奔跑而过,勉强咳嗽了一声,将深怒的脸色尴尬的收起来,装作若无其事的自高台之上走了下去。
 
    不经意的来到了那侍卫口中大小姐所在的位置,只见到那丫头戴着硕大的耳麦,正在哪里忽忽的睡着大觉。
 
    环视四周一圈,见没人看向这边,其实也没人敢这时候望向这里。偷偷的用手指,在她的桌子上轻轻的敲了敲。
 
    可是那丫头却丝毫没有反应,心中一阵的苦涩,“我怎么养了这么一个丫头。”
 
    再次用力的敲了敲,还是没有反应!
 
    这下实在忍不了了,伸手将向那头上的耳麦抓去。
 
相关阅读